feidieshuowenzi客官看这里feidieshuowenzi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0 16:47:23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说句实在话,斯图卡式轰炸机在陆地上的表现可圈可点,可是用来在海上攻击目标的效果就有些差强人意了。这还必须从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的作战原理来说清楚。   众所周知,二战初期是没有精确制导炸弹这种新鲜玩意的,所以为了保证轰炸精度,诞生了俯冲轰炸机这个有明显时代局限性的武器。俯冲轰炸机利用高速俯冲尽可能的接近和瞄准目标投弹来保证轰炸精度,对付公路、铁路、桥梁、甚至是移动的坦克战车都非常有效。

  可是拿来对付拥有密集防空火力的战舰的时候,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道理非常简单:你是否愿意驾驶一架脆弱的飞机径直冲向不断射击的一门甚至几门高射炮?   这也是二战中日本自杀飞机听起来命中率超高,却实际战果表现平平的主要原因。因为以飞机冲向有准备的舰船实在是一种不太明智的举动,你多半会被击落一头栽进海里。如果像日军那样抱着必死心态也就无所谓了,可是如果你还想活着返航的话,那就要认真考虑一下如何改良你的战术了。   德国海军航空兵改进的方法是在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的上面装上了一个小装置,可以预计炸弹的抛射命中地点,类似一种简易瞄准具。这种装置可以让斯图卡攻击的时候不用俯冲到很近的地方,而是在一个较高的地方拉起投弹。当然代价也是很大的:这让斯图卡的攻击命中率降低。   加上这一次是在接近实战的条件下,德国海军舰载航空兵第一次执行攻击任务,地勤人员慌乱之下,并没有根据任务给这些起飞的轰炸机选择合适的弹种:这些起飞的斯图卡携带的都是攻击战列舰的大型炸弹,用来攻击驱逐舰自然不会取得理想的战果。   而另一方面德国海军的战役决心并不坚定,吕特晏斯的作战目标定位在了“赶走航线上的英国驱逐舰和巡洋舰,保证舰队顺利汇合”。所以德国海军并没有频繁起飞飞机攻击这些军舰,仅仅只是恐吓逼退了这些军舰之后,就匆匆南下了。   开足马力的德国舰队以一种逃亡的姿态全速南下,不久之后就汇合了赶来增援的雷德尔第一舰队。两支舰队也没有恋战,重新组织了一下编队之后,就浩浩荡荡的进入到了威廉军港,几十架路基战斗机和轰炸机及时赶到,让英国海军也没有深入追击。一场原本应该震惊世界的海战,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而一场海战结束之后,双方竟然都对自己取得的战果不太满意。一方面因为德国驱逐舰的拼死作战,英国皇家海军没有能够完成重创德国海军的既定目标,非常恼火;而另一方面,德国海军遭受了一条驱逐舰的实际损失,让德国高层非常愤怒,雷德尔和吕特晏斯都被召到元首府邸,被责令对本次行动做深入分析总结。   当然这一次失利,让阿卡多意识到了德军指挥系统存在的缺陷,于是跟着倒霉的人多如牛毛,在当天的总结会议上,陆军元帅勃劳希契,海军潜艇指挥官邓尼茨,空军指挥官凯瑟琳还有狄克,情报部门负责人加斯科尔,党卫军总司令莱因哈特,甚至连刚刚走马上任的帝国总理奥古斯都被阿卡多要求出席。   也不能怪元首火气十足了,因为最近掩盖在辉煌胜利的光环下的,是指挥协调方面的严重不足。因为协调工作的原因,波兰之战空军竟然提前了一小时发起攻击,而互相扯皮竟然让德国一艘驱逐舰在波兰近海被击沉;随后军方内部发生了国防军指挥官歧视党卫军的恶心事;另一方面空降部队也因为使用分歧遭受了损失,紧跟着潜艇部队为了自己的计划让水面舰艇部队又一次吃了亏。   如果再不把这些问题解决掉,那么可以预见的未来,各个军种之间的协同问题最终会让德国这部看上去强大无比的战争机器陷入瘫痪和崩溃。   把手按在会议桌上,阿卡多看着自己一点点积累出来的德军指挥班底,所有人都低着头,似乎都不愿意第一个开口。会议室里出奇的安静,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被听见一般。气氛,还真是不怎么好啊。所有人都在心里想道。   “都说说吧。”指望这些属下们鼓起勇气,似乎是不现实了。于是阿卡多打破了会议室里的沉默氛围,率先开了口:“大家也都是老熟人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沉默,还是让人不舒服的沉默。   “古代的时候,臣子无法为君王分忧,是一件耻辱的事情。现在我们也算是元首亲自提拔的亲信了,要做推卸责任这么没品位的事情吗?”奥古斯叹了一口气说道:“都知道不光彩,就要想办法在今后不再出现这种丢人的问题。”

  “情报部门会加强与所有部门的联络和合作。”加斯科尔是阿卡多的死忠,这个时候自然也要第一个站出来表态:“其他的方面我还没有想好,不过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提交给元首一份有关的报告。”   莱因哈特也点头跟着附和道:“党卫军一直是最忠于元首的力量,我们服从元首的一切安排。所以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元首需要我们饿着肚子上战场,我们就不带粮食出发。”   “作为海军的总指挥,我个人必须检讨。两次作战均未能取得预定的作战目标,而且在第二次的时候,让舰队遭受了不必要的损失,我愿意为此负责。”雷德尔叹了一口气沉重的说道:“如果元首批准,我愿意辞去海军总司令的职务。”   邓尼茨的脸色也并不好看,毕竟这一次作战失败,损失军舰,他也有一定的责任:“我的元首,潜艇部队的提前运动,是我下的命令,这一次作战失败,也有我的责任……”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feidieshuowenzi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