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妇女爱好者的自白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17 07:52:23


秋风渐起。再过些日子,就看不到大长腿了。

 

还年轻时,跟同事聊女人。三人中有个家伙问,你们欣赏女人,第一眼先看哪里?一人说,他喜欢看的是脚踝,如果脚踝纤细,腰身比例会非常好。我忘了自己是怎么答的,手?颈?头发?都有可能。身为一个最纯粹的妇女爱好者,我是哪儿哪儿都喜欢的。

 

十七八岁时,走过县城小巷,看到一姑娘弯着腰,拖着胶皮水管,在冲刷地面。她的裤腿挽到膝窝处,赤脚踩在污水里。当时我骑着单车,只看了一眼,时间也许不到1秒,画面就印在脑子了。

 

隔了多年,老妈向我推荐一个对象,说:“这姑娘很泼辣的。”不知为什么,老妈夸女人,总爱用泼辣二字。“大冬天的,那么冷!她那么泼辣,高高挽着裤腿,哗哗地冲洗大操场……”眼前咔嗒一声,闪出画面。那个小巷姑娘,露着一双小腿,似乎后背向着我,就站在面前。

 

一向排斥老妈的推荐,但这次,心里动了一动。就这样,冲洗大操场的姑娘,后来跟我结了婚。

 

日本的《徒然草》,有这么一段:“昔年有位久米仙人,能够御空而行;当他飞过家乡时,看见河边洗衣女用双脚踏踩衣物,裸露出雪白的小腿,心中起了色欲,顿时丧失神通之力,从天上掉了下来。”

 

多年之后,读到这个故事,突然开悟,原来我也是个神仙啊。只是道行太浅,还没见到那双小腿,才听了一耳朵,就从半空跌落。

 

之所以信了老妈一次,还是受她洗脑的结果。从记事起,就听她在不停地赞叹别的女人。诸如,哇,大美人儿!呀,这漂亮鼻子!哎,那眼睛,啧啧!隔三差五,听到最多的,就是她的惊叫式评论。无论涉及任何人的事迹,总能先碰到她眼睛发亮地问“她长得怎么样”,不然根本无法往下叙事。有好多次,我忍不住发脾气说,如果你是个男人,肯定是流氓!你早就被抓起来啦!

 

100%的女人,都不合我幻想的思路;但几乎每个相识的女人,总有一处可以打动我。这种欣赏方式,还是要感谢老妈的熏陶。

 

有一次在公交上,看到前边斜对座的女子,把一双手举在胸前,一会儿换个姿势。阳光透过车窗,温柔打在玉指上,玲珑剔透。小时候在夜间喜欢拿个手电筒,手指捂在电筒射出的光线上,可以看到血液的流动。而眼前的十指,在阳光下汁液充盈,美到让人觉得该有一支小提琴曲响起。

 

下车时,努力克制着,没去看她的脸。经验告诉我,越是普通女子,她的动人瞬间,越有一种上天赐予的光辉。这种时刻,不该受到任何因素干扰。

 

女人的秘密,似乎全在手上。有位女士,十指纤长秀美,但中指上纹了一只盘着的小蛇。这女人大方体面,挣钱也多。每次见到她,都要欣赏一下这根手指,有时忍不住恶意地想,或许,娶了这女士的人,也未必真能拥有这只手。指上那条小小的蛇,暴露了她小小的叛逆。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由双手再往上的优美,也使人难忘。


有个冬夜,跟朋友赴宴,接受一家公司的道歉,对方是位女老总。我是陪客,冷眼旁观。那一向严肃的朋友,前半截绷着脸,但后来,话语越说越多,越说越乱。出门时,他非常沮丧:“你注意到那女人的手腕吗?哎,硬是让这个地段给乱了方寸。”我充满同情。确实是的,那女人相貌平凡,但半截手腕不平凡,它躲在衣袖里,白皙柔嫩,若隐又现。什么叫“很有手腕”,真是好好领教了一回。

 

据我所知,女人过于精致的化妆,男人都不太喜欢。好像是波德里亚说的,化妆是女人的巫术和游戏,它带给众人以悬念。我从来觉得,自然状态下的女人,才有一种宜人的切肤之美。

 

就我而言,女人的秀发,容易使人入迷。特别是某些人耳后的茸茸碎发,在夕阳下闪着金光,经常让我心乱如麻。前几天,看法国片《阿黛尔的生活》,基本是在看阿黛尔的头发。这个18岁的姑娘,把一头乱发,盘弄得风生水起。她指甲剪得短短秃秃,也许就是为了方便拨弄着头发。一会儿随便绾个发结在头顶,一会儿又让发丝又滑落到脸上,晃来晃去就是不拂去。那几绺头发,怎么也不听话。那副娇憨可爱,笨拙柔媚,任性而为,都在秀发间流泻而出。

 

无论长发短发,只要洗得干净蓬松,都是赏心悦目的。相貌也一样,简单朴素洁净,总是讨人喜欢的。有位女性朋友,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戴各种假发。每次见她,我都表示强烈不满。

 

我很年轻时,接触过一些惊心动魄的美人。最美的那位,在昔日交通不便的情况下,方圆五百里以内,都有人专程奔波而来,只为一睹她的丰采。奇怪的是,虽然朝夕相处,我却从未动心。

 

现在看,当年美得惊心动魄的,都经不起生理衰老。反而是,越是普通相貌,越是经得起岁月打磨。这就像是简朴的汉玉宋瓷,有了一层包浆,才显得幽光沉静,温润可人。

 

我认得一位已婚胖女士,走到哪儿都受欢迎。据说,才跟她有过一面之缘的帅哥,也凶猛地追逐着她。她不解:“真怪啊,我肥婆一个,他们到底喜欢什么?”对呀,真正动人的美,往往是不自知的。

 

我的摄影技术不算好,但只要给女子拍照片,她们都非常满意,总能找到一些值得收藏的镜头。

 

有个朋友,牙齿不太齐整,每次拍照总是抿着嘴。我说,请放心笑,任何时候都不要委屈了自己。相由心生。如今再看,她笑起来的样子,让她由内而外换了一个人,这让我欣慰。

 

年龄的增长,让我对女性的审美,退远了一点距离。在占有欲渐淡之后,才发现,女人没有难看的。

 

纵有千般不足,只要展现了温柔或有趣,就是好看的。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