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污一点的女孩聊天,能擦出势均力敌的快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16 16:51:49


身边不少男生朋友直言喜欢污一点的女生。他们说污一点的女孩儿真实不做作。互相飙起车来,能擦出势均力敌的快感。

其实污不分男女。说白了,谁都喜欢亲切好交流,而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大家对于污没有一个标准定义。思想不纯洁,言语不干净,都能称为污。有些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随意开污,实在是让人无力欣赏。Papi酱最近上传的视频里就吐槽了她周围朋友的“幽默”。说到papi酱要去日本旅游,好多人提了些自我感觉良好的问题:



别以为污了就是酷。生掰硬扯的幽默,就像是咀嚼毫无滋味的蜡块。干巴巴的只会让人频发尴尬症。真的,没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优雅的污,追求的是不捅破那层窗户纸,但挠得你心痒痒。污段子说得好,就像说相声抖包袱。有铺垫有起伏,才能让人拍手叫好。

能让人笑得声来的污段子,才是好段子。小哥费玉清穿西装说起污段子肥而不腻,不让人觉得猥琐。

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黄霑是公认的“词坛教父”。看他作词的《沧海一声笑》,让人觉得这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哪会想到竟是个文化老流氓?他写的成人笑话集《不文集》,曾在香港加印六十多版,卖出15万册,被奉为咸湿书界的圣经。


黄霑书中的段子,风流但不下流,香艳但不淫荡。他用人生哲理比喻男女之事,看起来似乎很有道理。

据说,如果你要自已的罪获赦,一定先要犯罪......开心与忧虑的分别是二十余日,假如她一向来得准的话......

除此之外,他的段子还包括一些世界奇闻,比如胎生的象居然也能被孵化出来?

呆子市上见龟蛋,问小贩是何物,小贩誑之曰是象蛋。呆子乃回家在被中孵象蛋。久久而象不出,叫呆妻探首看情形。呆妻看后说:“快啦!我看见象鼻了!”

都说污得好坏,全凭脸蛋。霑叔的污,就示范了颜值不够,才华来凑。当然,时不时也要说些让女人脸红、男人痴笑的污段子,透露点肮脏的灵魂。

故事发生的地点,是一精品店里的试身房。对白如下:

女星问:“你看我这件晚装,胸前是不是开得太低嘛?”售货员看了一番之后问:“小姐,你胸前是不是有撮毛呀?”女星发怒了:“当然不是!你想侮辱我吗?”售货员慌忙打断:“如果你胸前本来没有毛,那你的叉口就似乎开得太低一点了!”

黄段子的精妙之处就在于话不说满,仁者见仁,淫者见淫。跟着文化老司机,红尘作伴,污得潇潇洒洒。

央视的中国成语大会上,文化人急中生智的污,不禁让人露出迷之微笑。

冠军组PM2.5在比赛中猜成语“长途跋涉”时卡壳。选手情急之下用双手上下运动做拔萝卜的动作提示“跋”这个字。


作为一名合格的老司机,主持人有着敏锐的观察力,那秒懂的小眼神里满满都是震惊。


轮到郦波老师点评时,他脑洞一开,说道:“拔完了就she……”话还没说完,get到自己话里带污,先把自己逗乐了。这风马牛不相及的联想能力,真是老司机必备素质之一。


主持人还立马响亮地接了声:“对!”


这还是我记忆里那个一本正经讲科学鬼故事的张腾岳吗?不过大师水准就是懂得及时刹车。恢复神色后就介绍起这组词有多美。聊着诗和远方,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每每提到污,总是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脸红耳赤,少儿不宜的重口味画面。其实污偶尔也可以小清新,只让人甜得像是掉进蜜罐。

日剧《朝五晚九》里的和尚星川高岭的优雅带污术,就撩拨了千万颗少女心。


一封信笺,一朵波斯菊,邀请女主共度花好月圆夜。星川的撩妹,把污带到清新脱俗的新高度。污出一种天真无害的温柔。但这一招凡人不可轻易尝试,毕竟颜值不够加上撩得不好,容易变成性骚扰。

污乃人之常情,如何才能打败一水儿的妖艳贱货,污出格调?想让老司机带你上车,得先猜对这个谜语。恨杀咬人精,嘴儿尖,身子轻,生来害的是撩人病,我恰才睡醒,他百般做声,口儿到处胭脂赠,最无情,尝啖滋味,又向别人哼,打一物。

这谜底就是蚊子。那些脸红耳赤,心跳加速的,统统不准上路。一天到晚没个正经,可不敢带你上车。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呢,真污。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