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让马丁·斯科塞斯魂牵梦绕了28年,终于拍出来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7-24 06:27:20


大师级美国导演马丁·斯科塞斯,心心念念 28 年的信念之作《沉默》2017年终于上映了。除了 100% 在台湾拍摄以外,你对这部电影的了解有多少?除了探讨宗教与信仰之外,殉道与见证、死亡与生存、坚定与挣扎、人性的纯洁与丑陋等等,都揭示在一幕幕凄美又沉重的画面中。以下介绍《沉默》的拍摄缘起与内涵,或许在看完之后,更能体会马丁·斯科塞斯的热忱与信念。


瘦得皮包骨的亚当·德赖弗与安德鲁·加菲尔德 。剧照提供:CATCHPLAY


在 17 世纪日本江户幕府的禁教时代,2 位神父洛特里哥(安德鲁·加菲尔德 饰) 和卡尔倍(亚当·德赖弗 饰)偷渡到日本,为调查恩师费雷拉(连姆·尼森 饰)受迫害而弃教之谜。在他们私下潜入日本的过程中,目睹无数信徒为信仰而惨遭酷刑的凌迟,2 人开始怀疑自己一直坚持的初衷,更被迫面临最艰难的抉择……


从拍摄的起源说起


《沉默》1980 年英文版,应该就是大导演当年拿到那本。


读过天主教学校的马丁·斯科塞斯,在 17 岁时阅读卡赞扎基斯 的历史名著《基督的最后诱惑》时,认为这部作品应该拍成电影,就成为了马丁就读电影系的契机。 1988 年,电影《基督的最后诱惑》问世后,有许多宗教团体与他接触,当时一位主教送他远藤周作的小说《沉默》,他并没有立刻翻阅。


马丁·斯科塞斯在《梦》中饰演梵高


1989 年的夏末,马丁·斯科塞斯为实现答应黑泽明的诺言,不顾《好家伙》还没完成,便告假 15 天前往日本拍摄《梦》。在从东京坐往京都的新干线上,他打开了《沉默》,看完后认定可以拍成一部惊人的电影,就如同他当时阅读《基督的最后诱惑》一样—–但与年轻时不同的是,当时已在国际影坛奠定地位的马丁·斯科塞斯,却不知道要从何拍起,「当我在阅读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从何理解起,也不知道怎么搭设场景、拍成影像。因为我还不能理解这本书的核心。」


到了 1990 年,马丁·斯科塞斯不愿放弃,跟《沉默》共同编剧杰伊·考克斯 试着撰写剧本,且希望能立即拍摄;1992 年,原作者远藤周作也飞去纽约与马丁·斯科塞斯碰面,敲定了将《沉默》搬上大银幕的事宜。遗憾的是,直到 1996 年,远藤周作过世时,剧本都还没完成,这对马丁·斯科塞斯而言无疑是一大打击:「中途我曾经放弃,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我真的不知道。」


台湾原始的自然美景,的确为电影加分不少。照片提供:CATCHPLAY

 

为了转移注意力,马丁·斯科塞斯接连拍了《纯真年代》、《赌城风云》等,同时继续阅读《沉默》,也持续构思着如何实现拍摄此片。然而,面临种种法律与筹资的问题,这个拍摄计划持续延宕,直到 2013 年底才正式拍板定案。结果在 2014 年真正开拍时,从前置作业到拍摄、后制,又花了马丁·斯科塞斯将近 3 年的时间,直到 2017 年终于在北美上映。


辩证宗教与信仰的本质


尽管是虔诚的天主教徒,马丁·斯科塞斯拍摄宗教电影并不是为了传福音,从《基督的最后诱惑》便可窥知。他不只要讨论宗教与信仰,更重要的是在信仰背后的信念。先前马丁·斯科塞斯在接受访问时,曾言:「我拍的电影都跟追寻灵性与精神探索有关,探讨原罪与救赎的概念」—–而这个概念,在与他相处 28 年《沉默》中,发挥至极限。


「面对人性的苦难,神为什么总是沉默」的大诘问开始,再从中探讨与辩论:人信仰的是宗教的真理还是教义?宗教之于人,究竟是生命的想象还是实践?这对马丁·斯科塞斯来说,无疑是理解基督宗教的空前挑战,也是他一直以来不断思考的课题。


小松菜奈(左)也有参与一角。照片提供:CATCHPLAY


在故事中,日本信徒的宗教自由被剥夺,偷偷摸摸地过着没有神父可以告解、没有办法读经的生活;然而他们的信仰非常纯真与坚定,不顾受迫害的风险,即使受到酷刑,也愿意以神之名殉道。远藤周作将背景设定在日本禁教时期,以残酷的环境凸显信仰的力量,并试图带读者思考:在极其痛苦且绝望的环境下,神却始终保持沉默,那么只剩下信念能支撑自己的信仰。


马丁·斯科塞斯在电影中则再度强化这一点,甚至加上了悖论般的神学思考。在宗教迫害的环境下,当殉道者成为掌权者逼迫神父弃教的工具,洛特里哥该继续告诉他们殉道能够通往天国,以坚持保住自己的神职?还是愿意弃守自己的信仰,舍身解救这些无辜的信徒,让他们的生命不被暴政终结?


东西方文化的冲撞伤疤


「日本文化如同沼泽,让基督信仰的根腐化,变质。」


「井上大人」(右),是令人牙痒痒的官吏。


篠田正浩《沉默》


1971 年,日本导演篠田正浩已拍过一次《沉默》,当时也入选戛纳影展。时隔 46 年,美国导演马丁马丁·斯科塞斯再度翻拍,以教徒及外国人的双重身份,希望重新审视原作所阐述的宗教与信仰,也重新诠释东西方的文化冲击,如何影响 17 世纪的日本幕府时代。

这段历史,要说回 16 世纪中叶,耶稣会神父方济各沙勿略,与西班牙的 2 位神父进入日本平户,以长崎为据点传教。当时传教活动十分顺利,日本天主教徒达到 40 万人。不过之后,欧陆开始新旧教之争,伴随着各国商业贸易的纠纷蔓延至日本,加上佛教徒与天主教徒的冲突也不断升高,统治者丰臣秀吉即于 1587 年颁令天主教禁令,开始逼迫信徒弃教和驱逐神父。


连姆·尼森的戏分虽少,却是全片的关键。照片提供:CATCHPLAY


电影中不带感情的一幕幕酷刑,不只是呈现信徒愿意为宗教承受苦难,而是要让神职人员见识到:他们口中的真理与圣典,来到日本只是一连串的祸害。卡尔倍与洛特里哥寻找的恩师费雷拉,正是最懂这一切的人,从他身上经历的一切及说出的告白,便是对此历史的终极回应。


融入西部片与战争片的元素


马丁·斯科塞斯执导过各式各样类型的电影,包括最著名的黑帮或犯罪电影,也尝试过惊悚、运动、宗教等题材,甚至也有歌舞片—–但从来没有导过西部片。有趣的是,以日本历史为背景、探讨宗教与信念的《沉默》,竟让人联想到经典西部片《搜索者》的剧情:同样为主角深入异地,为了寻回至亲及寻找真相。只不过《沉默》中的两名神父,并不像《搜索者》的男主角一般老成,年轻又不谙世事的他们一心追求神职人员的使命,而卷入这场迫害风暴。


片中有不少惨不忍睹的酷刑。照片提供:CATCHPLAY


西部片在哲学及政治领域中出类拔萃,因为其尚未官僚体制化的社会型态,能够透过角色间的互动反映出社会机能。在《沉默》中,马丁·斯科塞斯借镜西部片的框架再加以精简,没有巨细弥遗地叙述日本社会的面貌,却详细描述日本天主教信徒的惨状,以呈现出人为了信仰能承受的极限,也是宗教信仰在原始社会中扮演的角色。


《沉默》除了结构类似西部片,也有战争电影的叙事手法:重复提到「长崎」与「井上大人」为天主教的迫害来源,直现酷刑的场面也让人想到战争片的屠杀情节。在井上的凶残统治下,马丁·斯科塞斯将痛苦的强度层层堆栈,藉由角色中生理及心理上的苦难,以带出电影的欲探讨的内涵,使《沉默》成了几乎是他所有作品中最错综复杂的一部。



-END-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