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建军 | 中国的心理学落后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4-27 00:04:18

网友提问:我正在看荣格的《精神分析和灵魂治疗》这本书,觉得很满足自己的民族自尊心。因为荣格把东方文化推到了特别高的地位,简直已经透出了对西方思维的鄙视。但是,除了历史原因,为什么西方现在事实上,心理学发展更强?是不是我们的弊端是不重视技术



 



朱建军:我觉得这里面好多好多原因了。我试着说说吧

        荣格在西方文化中是一个相对比较异类的。他是西方人,但他非常的喜欢看东方的东西,就像我是东方人,我也很喜欢看西方的东西,我觉得是好事,是互相学习嘛。但是既然东方的传统这么好,为什么我们现在就没有发展起来呢?我觉得这里边的原因,就不能单从心理学上讲了,就得跟整个的国运讲在一起了。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但是我尽量长话短说的去说说我的看法。


        我觉得,中国传统文化从精髓上来说是特别棒,当然有些东西可能有它的欠缺,比如说你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民主怎么样去实施,可能这个是它比较欠缺的,它不像古希腊文化中有这样一个资源,但是中国文化中的已有的这些资源,我们本身的资源也是很多的。


        但是问题出在哪呢?出在我们跟西方真正大规模的接触的时候,正好赶上中国是满清。满清有个什么麻烦呢?就是他是少数民族统治。我不歧视少数民族啊,但我觉得有一个麻烦在哪呢,就是因为这个当时的满清的文明,跟这个中华主流文明相比,是落后很多的。


        因为当时中华文明已经兴盛了很久了,从商周就已经很兴盛了,有一套的思想影响所有这些国家,但是满清呢?他基本上没什么文化,所以当他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说是落后文明为什么能战胜先进文明这个问题,其实我就不答了,落后文明经常战胜先进文明,全世界都是这样的,像罗马帝国,它也是被更落后的国家给灭了——当他由于某种机会,成为整个中华民族的主事人的时候,他就有一种文化自卑,所以他就搞文字狱。


        为什么清朝会搞文字狱呢?因为他有一种文化自卑,他觉得你们瞧不起我们,你们老觉得你们汉族人文化程度更高,你们老怀念你们的前朝,你们攻击我们的朝代。结果这一搞文字狱坏了,坏在哪儿呢?就是文化创新能力跟不上了。所以到晚清的时候,跟西方接触的时候,我们其实本来中华文明是一个非常有有创新能力的文明,比如别的文化进来,佛教文化进来的时候,中国的道家跟它接触,然后就有很多的新的东西就出来;中国儒家跟他接触,然后又出现了一个新儒家,就出现了宋明理学。但是到晚清的时候,因为我们本身的文化正好处于低谷,所以就一下子就显得比这个西方文明差了,我觉得这是个偶然现象,对历史来说是个偶然现象,但偶然了好几百年。结果呢,打仗又打败了。


        前不久有一个专家跟我说,你看啊,中国人说要搞中体西用,就是保持中国原来的文化,把西方的东西,具体的术学过来用,结果后来就失败了,日本人就全面学习西方,他就成功了。我不以为然,我觉得是这样子的,中国人失败了,是因为中体西用失败的吗?是因为张之洞把这个国家给毁了吗?不是,是慈禧把中国给搞砸了,慈禧是搞中体西用了吗?她没中体西用,她如果真中体西用,可能她也不一定就成功了,但至少不会败得那么惨。所以不能把这个赖在这个中华文明上,不是中华文化差。日本之所以成功了,也不是因为在全面学西方,他的武士道精神那是西方的吗?那完全不是西方的。所以这里边有很多的历史的偶然性。


        但是,由于这种历史的偶然性,使中国,比如清朝失败了,民国还是很落后,日本又侵略,侵略之后,中国又创伤,四九年之后,新政权建立之后,结果又不幸有了文化大革命,这样呢,一再的这种挫折就导致了我们各方面发展都落后了那么心理学也不可能不落后。尤其是心理学,我的老师们那一代。


        比如说我自己的博士导师(编者注:曾性初先生),他本身是早期清华大学的学生。他当时去美国读书的时候,还是胡适先生给他写的推荐信,然后到了美国去哥伦比亚大学跟伍德沃斯先生去学习,跟行为主义的一个大师叫斯金纳,他们是同学,后来他也是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和耶鲁大学的客座教授,很厉害的。但是他回到中国之后,五几年就被批斗。六几年就更不用说,六几年中国全部取消心理学,所有心理系的人全部被打倒。


        我前两天去跟张伯源老先生聊天,我说张伯源老先生,您那个那时候都在干什么呀?他说我在挖石头,砌水库。你想想西方的心理学家在研究心理学的时候,我们中国老一代的心理学家在挖石头,砌猪圈。那我们比他们落后,这不是因为我们中国人差,也不是因为我们中国文化差,也不是因为我们那些老前辈、那些老先生们差,他们非常棒,我很佩服他们。而是因为一些历史上的原因。


        但是现在,我们有发展机会了,我们这一代的心理学家,我们下一代的心理学家,大家要有自信,要努力干,我觉得我们就能够追上去。

 


注:本文为朱建军老师在天天心理网《扒一扒中华文化之根,探一探本土心理之路》的演讲问答之一。由常春藤心理联盟阿暖文字整理。



发表